欢迎访问河北巨泰焊接材料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产品中心 / PRODUCTS
当前位置:
干活落下一身病 焊工“杂牌军”的辛酸
来源: | 作者:巨泰焊材 | 发布时间:2019-03-03 | 671 次浏览: | 分享到:
年迈焊接工老板不爱用  现在年纪稍大的焊工眼力、听力、体力都不行了,45岁以上的老板都不愿意用。2008年,厂里的效益不行了,和李秋岭同为焊接工的三十多个人离开厂的时候,才知道给自己填写的职工档案里是刨工。

焊工手里有团火,四季炙热无法躲。十个焊工九个黑,全身上下全是灰。蹲地登高很平常,干的就是这一行。夏日炎热满身汗,辛苦耕耘把钱赚。冬天刺骨一身寒,年节不至不回还。想把焊工来学习,脸上都得扒层皮。焊工都曾灼伤眼,尤其氩焊更危险。———《焊工之歌》

  “今天来了明天走,谁给钱多跟谁走。有证没证都上岗,工资天天发到手。”这是流动焊接大军的生活写照。他们大多无证上岗、技术水平低、没有缴纳社会保险,以打短工的形式出没在工地和街边门头店。慢慢地,一些手里没“证”、体力渐衰的“杂牌”焊工,成了没人愿意雇用的工人,只能靠接些杂活混生计。

  学徒工出身大多没“证”

  按规定,电焊工必须持有电焊“双证”才能上岗工作,但一般工地上对焊接技术要求比较低,只要愿意干就行。在工地上干活的焊接工,大部分都是从学徒工干起,对防护不太注意,工资也比较低,没参加过正规培训,也没参加过考试。

  “初中毕业就来济南打工,跟着工头当电焊工学徒,当时也不知道电焊工是干啥的。”张辉说,那时候家里实在是穷,自己对上学也没兴趣,不在乎是什么工种,只要是能混口饭吃就行。刚开始的时候,和他一起来的6个学徒工住在一起,3个跟着电焊工学徒的,每人发了一套帆布的工作服、一副翻毛绝缘手套和一个护脸罩。“一身行头有2斤多,不光是重,最主要是厚,夏天穿上一会儿汗就下来了。”当学徒的第一天,张辉就知道这不是个容易的活。“工地上的很多活都需要登梯爬高,刚开始我跟在大师傅后面,推着装有电焊机的推车。”张辉说,刚开始焊的时候,受不了高温,常常想把防护服脱下来,可是一脱下来,电火花和焊渣就会溅到身上、手上、甚至脸上。“被电弧光灼伤眼睛、脖子、腿是经常的事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像张辉这样在工地上干活的焊接工有不少,大部分都是从学徒工干起,对防护不太注意,工资也比较低。“工地上对焊接技术要求比较低,只要是愿意干就行。我跟过十多个施工队,活干完了就换下一家,所以没参加过正规培训,也没参加过考试。”张辉说,按规定,电焊工必须持有电焊“双证”(即人社部门颁发的高级技工证和安监部门颁发的安全上岗证)才能上岗工作,现在一些大单位都有这个要求。“我现在工资才两千多块钱,听说有证工人的工资要高一些,我现在还年轻,总是干这样的活挣不着钱,有机会也准备考一个。”张辉说现在农村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出来干这个活了,又脏又累还有毒素,工地上常常让他介绍熟人来干活。

  外面36℃ 这里63℃

  “火炉”里的“烤”验

  进入8月,全国性的高温炙烤纪录不断刷新。有一群不怕热的人,每天都在“火炉”里经受着如蒸笼般的炙热“烤”验。尽管他们岗位平凡、工资不高,但大多出身技校,接受过系统培训,有高水平的手艺,凭着一股“钻”劲和扎实的功力,完成令人叫绝的复杂活儿。

  “炼丹炉”里耍功夫

  8月15日下午14时,室外气温36℃。记者对最高温作业的焊接岗位进行了一次切身体验。

  一进入济锅集团的重容厂,一股股扑面而来的热浪令人窒息。记者靠近正在加热的锅筒时看到,一排吐着黄色火焰的天然气加热装置,正向锅筒上的管接头喷射着熊熊火焰。工人一边用测温计测量着锅筒加热后的温度,一边向记者介绍:“这种产品按工艺要求,施焊前必须加热到100℃以上,否则容易出现气孔、裂纹和夹渣。”为了保证产品质量,工人们一般都将锅筒加热到150℃才开始焊接内装件。

  记者从测温计上看到,此处的环境温度已经达到了63℃,在这样的环境下别说是工作,就是在旁边站一站,衣服也很快被汗水湿透。然而,焊工们穿着厚厚的工作服,头戴面罩,钻进直径仅140厘米的锅筒内,脚穿布鞋站在木桩上干活。“尽管身子无法直立,但必须手脚利落、干活麻利,否则筒体温度降下来,就不能再施焊了,就要重新再加温。焊工在锅筒里干一会儿就得赶紧换人,否则时间长了受不了。”工人告诉记者,在加热的锅筒内干活最为艰苦,平均每天要在高温条件下工作10个多小时,压封头、捲制加热的钢板、焊接锅筒内外环缝和内部装置等,都要接受炙热的“烤”验。有工人风趣地说,这颇有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炼丹炉里耍功夫的意味。

  有了金刚钻敢揽瓷器活

  像化工厂里铝合金等特殊材料的焊接,焊工焊一个焊口就能挣1000多元,但是危险性也大,没有十几年经验的焊工不敢接这样的活。很多在工地上当学徒工的,有的干一辈子也只能做简单的焊接活。

  在引水补源防汛项目的施工现场,工人们已经在高温下作业了近半个月。记者找到了正在“监工”的大学生李胜涛。李胜涛说,这个片区的工程被他的父亲承包下来,主要是对自来水的管道进行改造。这个施工队里大部分是“杂牌军”,也就是没有“证”的工人。除此之外,“杂”还有另外一个意思,那就是干的是杂活,啥活都干。李胜涛说,管道焊接也需要有高级技术的工人,像自来水管道这样的活,管道压力在8兆帕左右,工人必须有压力容器焊接证才能上岗。“这样的焊口是要做备案登记的,谁焊的要终身负责。至少有5年以上焊接经验的工人我们才敢用。”李胜涛说,这并不算是最难的焊接活,像化工厂里铝合金等特殊材料的焊接,一个焊口就能挣1000多元,但是危险性也大,没有十几年经验的焊工不敢接这样的活。“尤其是很多在工地上当学徒工的,有的干了一辈子也只能做简单的焊接活。”